弈博雅围棋

《围棋浅思》


?

在人类的历史长河里,有多少令人叹畏而又巧夺天工的发明、创造消失在漫漫岁月中,像改变了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冲突历史走向的“希腊火”;像仅仅以机械运动复制月亮和太阳在宇宙运行轨道的“安提基特拉机器”机器;像公元2000前在西汉墓中发现的“青铜游标卡尺”’;像沃德的“星岩”。这些杰出发明彰显着人类认知自然和对自身掌握的尺度。幸运的是,这些古老的认知和技艺中,有这样一种技艺完整的保存、流传下来。这就是“围棋”。

一《黑白子》

如何“认知”比认知更本质,因为它决定着你所能认知的东西。在我们的先祖观察到白与黑,光明与黑暗,太阳与月亮这一系列现象。那么,他们认为这个世界是存在着两个认知维度的。这就是我们知识的起点,也是文明最重要的基石。无独有偶,欧洲南部马格达林文化洞穴岩画,也清晰的表明人类其它大陆的智人,在新石器时代同样开始以光明与黑暗的二元结构认知世界。这在围棋上,表达的极为直观~黑白子。这种二元“认识论”,让我们知道有:对和错,善和恶,美与丑,男与女。在西方,二元结构的认知论由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、黑格尔一路发展到森罗万象辩证法。而在中国,阴阳二元观念被确定下来后,从原始的阴阳对立,开始与西方文明分道扬镳,这是中国思想史上标志性的作品《道德经》的出现。“万物负阴而抱阳”,“有无相生,难易相成,长短相形”二元认识论开始走向到对立统一。宋代罗泌《路史后记》中记载围棋“局方而静,棋圆而动,以法天地,此谓弈枰,亦名围棋”。围棋棋盘效《洛书》,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、八个方位星、周边七十二个交叉点相对应三百六十一周天、八卦、七十二候。棋子扁圆,上凸下平,色分黑白,以示阴阳。在甘肃敦煌出土的南北朝时期《棋经》亦有“三百六十一道,仿周天之度数”之语,可为佐证。围棋正是这种从阴阳对立到统一杰出的表现方式。


二“道”“术”“势”


?围棋是中华文明的产物,它带着这种文明深刻的烙印。围棋的道。道是由:首、行、止三个部首组成。首是起点,止是终点,行是其中的道路。这意味着在一局棋开始,你就已经面临怎样理解这局棋,下棋已不在棋局本身,而在你心中的“棋道”。落子后,在各种计算、对比中,你选择那一种下法,实质是依靠内心对围棋的认知和理解而决定,这是“以道御术”。

?术,千百年来,不断总结、积累、淘汰下来能最大限度发挥棋子效用的下法。掌握、理解的这种“术”越多越透彻,在局部每个棋子的效用运用就越充分,越有价值。当对术运用到一定程度,棋局中已落的棋子之间彼此关联得到极大强化,结果产生了“势”,这是“以术造势”。

?势,自古以来,高明者无不造势、借势、顺势。势是洞察本质以后,顺大潮而为。它借助某些局部优势,或者放弃某些局部利益,而营造一个预期的收益范围。从而影响对手的“术”,进而影响对手心理。势是一种场效应,它是不断变化的态势的组合。在棋中,以势取地和以地换势,如何掌握这两者之间动态的平衡,是赢取胜利的关键。


三《等效效应》

?

我们思考围棋,越是深入,越为它深刻的内涵所震撼。棋盘上横竖十九道是这个游戏的天地,在这个天地之下:无论黑白,所有的棋子都是平等的,亦是自由的;棋子没有高下之分,没有一个棋子有高于其它棋子的属性;每一个棋子均都能够自由的出现在棋盘的任意位置。这与棋力高低无关。

?更进一步思考,每一个棋子,它的价值取决于黑白双方局势的变化,这意味着每一个棋子的价值取决于它周围局部各个棋子的效应,进而,每一个棋子的价值取决于这个天地中黑白双方总的棋局态势。如果从这个角度思考,那意味着每个个体的价值和作用,取决于每一次对弈双方的棋局态势。如果换一种说法,那就是个体的命运在一次次不同的历史势态中凸显不同的意义。

?如果从个子出发,那么,每一个局部态势只能从单个子的角度理解。即只能从个体活动的角度解释和理解社会现象。局部以及全局是未知的,因而,从整体上不可能解释个体。

?由于每一个棋子的效应是有限的,因而保障每个子的平等就尤为重要。每一个棋子的价值均受其它同样有限性的棋子的影响,这种交叉式的、未知的交互影响恰恰放大了有限棋子的作用,使其面临更为广阔的前景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棋子是非理性的。以局部的、有限的单个个体指导自己的活动,恰恰保证了整局的复杂和包容性。


?社会学中有一个有趣的现象:越是简单的规则,则包容信息量越大,也越接近普遍规律。所谓“简单”,它意指无可掌控的众多诉求合指后产生的基本原则。这个基本原则最大可能的保证“公平”即可。无数的利益诉求在这个原则之下消融、平衡,达到一种动态稳定。围棋包含的这种复杂的哲思,实在令人叹畏。现代围棋对其在思想领域的挖掘还远远不够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时代和知识的变迁,我们相信,它更深邃的内涵越来越会彰显出来。